周莫利

光即是正义🌾🌾🌾
微博:周莫利Molly

经年之后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写完啦!!!不过为了新鲜感一周更新一章(其实反正写的章数不多)经年之后 谢谢观赏
—————————————————————

1. “好啦好啦你别哭了啦” 黝黑的隧道里,各式不同的鬼神模具,是谁,牵着自己? “呜…我再也不要跟你一起玩了!”为什么自己在哭? 牵着自己的手是谁?为什么抓住自己的力度变大了? “我最讨厌你了!我…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我讨厌你呜啊!!!!” 面前的少年似乎愣了一下,手上的力道突然加重却像放弃了什么似的又放了开,后来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 “卧槽!!!!!!”夏季的早晨格外炎热,窗外传来汽车和人们生活的声音,阳光透过窗帘投射在地板和床被上,切成一块一块好看的形状 “为什么…我会梦见那个混蛋?” 炎热的阳光,心却是如冰窖一般寒冷 那个男生…是小时候的孽缘 但为什么,做到的那个梦,让人有些…苦涩? 每个女孩子在小学时期都有一个噩梦——每天都会坚持不懈欺负自己的讨厌鬼,而针对自己的那个讨厌鬼就是他——李奏汀 “你好烦啊李奏汀!快点吧我的笔盒儿还给我!”往常一样的追逐,记忆中的炎热夏季,男孩子都穿着短裤和背心,在走廊上来回追逐,像不要命了一般 恰尔就是因为这个“不要命一般”才会发生许多有趣的事,比如背心撕裂事件和背后坏话发现事件 “不要,为什么我要去同学聚会啊”虽说已经隔了很多年但是还是忘不掉啊,我才不要跟那个混蛋碰面呢 “诶诶你们在讨论什么啊~” “管你屁事” 小学聚会,真是麻烦啊… 林也看向窗外无视从身后抱怨自己真是冷淡的无聊言语,心中想着,诶,小学时候窗外好像也有一排柚子树呢,对了,那个傻子有一次为了打柚子下来还被砸过一次呢…怎么又想起那个傻逼了! 自从沈君子跟自己说小学同学决定办一次同学聚会开始,关于以前的记忆轻而易举的从脑子里钻出来,真是让人不爽 “我说林也,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啊?” “啊,学长你怎么出来了?” 蒋珂逸对于自家学妹没找到重点摇了摇头,笑容有些宠溺,林也看着这个笑容,心里面有了对比,一个是这个温柔和煦的笑容,另一个出现的是小时候的李奏汀被柚子砸了之后,屁颠屁颠抱着柚子对自己贱贱的笑歪着嘴的炫耀样。暗暗的笑了一下“那个煞笔一比较起来简直挫爆了切!” 但就算林也如何的不愿意见到李奏汀还是逃不过这场同学聚会,于是本着“李奏汀你好好看着本小姐是多么美丽动人当年你居然欺负我”的动机去了美容院做头发结果正好碰见当年一直和李奏汀是小团体的他的小伙伴,当时班上的小班草——王瞳 “……” “哟~真是巧啊,林也” 当王瞳帅气的坐在自己对面用不输给小时候的爽朗笑容(实质是邪恶笑容)对着自己时,林也想到了一句话。 ——不是不到,时候未到。 “我说林也你现在还没交男朋友?” “关你什么事…” “欸…就是你这脾气才会单身25快乐的” “王瞳你别以为咱年纪大了我不敢揍你丫的” “好好好大爷我错了饶了我成不~” 林也和王瞳和当年一样的感觉,幼稚的语气和轻松的态度表示着他们深厚的感情,即使林也并不承认这感情有多深 “欸,也就李奏汀那傻子能忍受你这倔脾气” 王瞳用手卷了卷额前的刘海,玩味的看着鼓着一口气的林也,来了口 “他的定婚礼你没去吧” 李奏汀定婚了,就在几个月前,未婚妻是那年坐在他身边的女生,林也没有回答,只是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瘪了瘪嘴。 “我说肥婆,你这么胖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啊?” “李奏汀你是找打么。” 林也将课本一本一本的放进大红色的小书包里,头都不抬的如同背熟般的就溜出了这句话 名为李奏汀的小男孩“哧哧”的笑了,转用一脸不可一世的表情看着面前扎着两个小辫子的林也说:“我妈说,女孩子不可以随便打人的,不然就会变成母老虎然后没一个人要她~”结果与预想不同,林也还是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收拾着她的书包,李奏汀皱了下眉头,表示着不理睬自己话语的林也的不爽,于是伸手就拉住了林也的小辫子,一把劲的扯向自己。 “李奏汀你放手啊!”林也觉得非常生气,并且真的很疼,感觉就像爸爸的恐怖片里一样,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了,恐惧使林也很大力的反抗,可是愈是反抗李奏汀反而抓的更紧,“谁让你不听我讲话啊!肥婆! ” 这时候老师突然出现制止了愈打愈烈的两个人,并且把两个人都带回了办公室,那是林也第一次因为夸奖以外的事进入这个大门,忐忑不安让她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一般。 “说说吧,怎么打起来了啊李奏汀,林也?” 会不会让爸爸妈妈来学校呢…不要啊…李奏汀那笨蛋绝对会乱说的… “老师因为林也太胖了所以我就抓了她辫子,是我动手的。” 林也惊呆了,她没想到李奏汀会承认他动的手 听了这一席话的班主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李奏汀,男生不能这么对女生哟,而且林也一点儿也不胖呀,你看林也都快哭了,要对女生温柔一些,来,去道歉吧。” “老师她还不胖?简直可以压死人了!” “呜啊啊啊!老师!” “哎呀李奏汀你真是!啊啊林也别哭啊…我的妈呀…” 这就是第一次李奏汀和林也因为吵架闹事被请去办公室,以后更是数不胜数。 “就他还忍受我?卧槽我的脾气就是被他惹起来的好吧!”林也听完王瞳的话就不爽了,当初是谁招惹谁啊,为什么感觉说的全都是自己的错一样,莫名其妙! “得得,林大爷,小的过这么多年依然争不过你,你快点弄吧,我等你一起。” “谁要你等我!给我一边儿凉快去!” “…… ……”王瞳愣了一下,突然一下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好好好!求大爷让我等你!!!真是!你还说你脾气不倔!哦我知道了!现在是说傲娇是吧!” “切!” 林也也知道自己的脾气,因为…发火撒气任性除了爸妈之外…最多的就是李奏汀了 林也垂下了头,盯着自己特意选的鞋子,视野突然被理发师挡住,回头发现理发师笑的看着自己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微微撇过头,这一举动着理发师和王瞳一阵嗤笑 “这位客人真是漂亮,而且很可爱呢~” 王瞳看着有些害羞的林也只是微笑着不说话,是的,林也真的很好看,从小就是。 王瞳浅了眼神,即使是小时候,对美没有认知的时候,基本上所有与林业也接触过的男孩都觉得,越看越觉得林也很美,与她在一起很舒服,她笑起来很好看,她是独一无二的。当时的自己是与许多男生一样,暗地里一直在暗暗的注意着林也,只是… “阿瞳,还没好么?” 从门口传来微微沙哑的声音,叮叮的风铃声,微凉的风,林也偏过头,耳边传来 “来了呀,奏汀。” 中间挡着一个李奏汀。 ——肥婆你别哭了啦!嫁不出去你来我家不就可以了! ——我才不要!你烦死了! 少年成长为男人,坚硬的眼神微抿的嘴,挺拔的身高稳重的动作。林也有些转移不开视线,视野中的景象有些恍惚时,被王瞳的背挡住了,“欸~嫂子也来了呀~” ——切!那你以后别求我!不知道多少漂亮的女孩子想来我家玩呢!你这个丑女! 这时看着王瞳的背林也觉得自己突然想起来了,当时自己什么都没有顶回去,只是默默的拿起书包跑到外面去,发现拿着拖把不敢进教室门的王瞳,对着他大叫道:“王瞳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然后头也不回的就下了楼梯。 第二天,自己穿了条最喜欢的裙子,却被李奏汀在第一节课下课泼了一盆水,不得已被送回家换衣服,一上午没去学校,之后几年再也没有在平时穿过裙子。 突然一下林也觉得没什么了,视线不恍惚了,也可以移开视线了,但是当站起来转身看见挽着李奏汀手臂的女孩子后,还是视线感觉到了疼痛。 默默的穿过几人,走到收银台付了钱淡淡的看向王瞳:“王瞳你走不走。”便头也不回的出了门,留下李奏汀和王瞳还有李奏汀的未婚妻大眼瞪小眼。 “亲爱的那是谁呀,”未婚妻看着自家丈夫小声的问道,“真漂亮呀,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李奏汀看了眼跟自己摆了摆手便追出去的王瞳后抿了抿嘴。“是小时候常说的孽缘,”梗了一下,低下头对着挽着自己的温柔女子微笑,“死对头。” 未婚妻嗤嗤笑着,说到:“果然每个小孩童年都有死对头呢~不过你的死对头真记仇,在都不理你,虽说漂亮但是反而真孩子气呢~” 李奏汀勾了下嘴角,语气淡淡的:“她一直这样…习惯就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