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莫利

光即是正义🌾🌾🌾
微博:周莫利Molly

(佐鸣)花田错(下,完)

好可爱真的好可爱!

snowarrow:

#其实看完田///震就好,其他都是浮云


#上篇链接


#其实我只是想写一写简单粗暴坦诚的肉




鸣人一头冲回家,脸颊都是红红的,玖辛奈还以为鸣人发烧了,鸣人也不理她,直接回了屋一头栽倒在床上,先像磁带一样翻到A面,原来今天这样就是和佐助结婚了呀,但为啥佐助说他是媳妇还不许反驳?再翻到B面,结婚不是要有红盖头和新房的吗,对着油菜花磕个头算啥。


“不准反悔。”佐助一下按住他,再翻鸣人就要滚到床底下去了。


“我才没有!”鸣人爬起来瞪了他一眼,他纠结的是媳妇突然反过来把老公给娶了,怎么想怎么别扭,别扭得都脸红了,不行,盖头怎么能不是红颜色的呢。


 


“我现在是穷了一点,不过以后有钱了,就开三台拖拉机来娶你。”佐助打算念完大学,再在城里找份收入高的工作,城里人的钱也都是这么来的。


“不用那么多吧!”三台拖拉机就连鸣人家也没有,木叶最高级别的彩礼是一台,水门早就备下了给鸣人讨媳妇用,鸣人很自觉的说:“我、我就有一台。”


正好给佐助,以后还能和佐助一起种田,鸣人想的很美。


“那就两台,不能比这少了。”要拐走村长唯一的儿子,村长没那么容易答应,实在不行还可以入赘,家里有鼬,相信父亲也不会反对。


 


鸣人也不知佐助在想什么,见他一脸严肃,便托着下巴坐到旁边等他想通,佐助把未来几年都想到了,可是拖拉机恐怕要很多钱,佐助要还水门赞助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攒齐得多少年了……佐助掐了掐鸣人的脸,幸好他和鸣人偷偷摸摸拜过天地了。


玖辛奈来回看了他俩好几次,两个孩子从来没这么安静过,她以为两只吵架了。


 


“我要回去了。”佐助现在属于学校放假期间,没借口继续赖在村长家里。


“诶!!不是说好一起睡的吗?”鸣人还想趁机把床底下的东西都翻一遍。


“晚上再来。”佐助趁玖辛奈没注意,悄悄与鸣人咬耳朵。鸣人心领神会,决定吃晚饭的时候少吃两口,多喂喂邻居家的狗,省得它半夜饿醒嗷嗷乱叫。


 


佐助回到家,家里气氛不太好,一去两年多的鼬突然出现了,带回来不少钱,富岳却气得不肯接,原来鼬真的染了黑指甲,还穿了一身奇奇怪怪花里胡哨的袍子,他宁可去糊纸盒也不愿意接受鼬卖指甲油挣来的钱。


 


佐助单纯以为鼬也出去念书了,问了他不少学校的事,鼬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悄悄问佐助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卖指甲油。佐助在县城见过女孩们抹得红红绿绿的指甲,他是迫切想多赚钱娶鸣人,但卖小小的指甲油就能发家致富吗?毕竟学校里最多的标语还是想致富多种树,差别太大了。


 


“不是只卖指甲油,我们还卖彩妆!”鼬从袍子里翻出一张照片,“这是我们公司,名字叫晓。”


那照片上的人统一穿了黑底红云的袍子,涂了黑指甲油,还染了各种颜色的头发,对着镜头比了个耶。


“这是你带土哥。”鼬指着照片上带了螺旋状条纹面具,只露出一只眼睛的男人说。


“我们引领的是世界的潮流。”鼬说起自己的信仰眼珠都有些发红,“你看这就是靠彩妆卖的钱!”


鼬掏出一叠钞票,佐助有生以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再来几叠可能拖拉机就有了,他从未感觉到如此的动摇,鼬手里的钞票就是最大的诱惑。


 


“只要加入晓,赚了钱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想要什么买不到?佐助,你还记得饥饿的滋味吗?”鼬幽幽的说,“我就是不想再饿肚子才走的。”


念书为了什么,想出去看看,最终也无非是想过得好一点。宇智波一族自以为摆脱了铜臭,可吃的用的包括书本身,哪一样不用钱呢?


 


鼬见佐助很动摇的样子,趁热打铁说:“你是我弟弟,现在加入我们,会费打9.5折,很划算哦!”


“会费?”


“缴了会费,你就能拥有总价999的经典款黑色指甲油,价值1999的黑底红云四季专用冬暖夏凉斗篷,价值199的防雨遮阳斗笠,现在同时赠送一枚石戒——佐助你还没娶媳妇吧?按你进来的顺序和排位,戒面上大概会刻二……”


 


“不是卖彩妆吗?弄这些干嘛?”佐助原本想想只是卖东西的话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


“我愚蠢的弟弟,商品不直接穿在身上,顾客怎么知道效果呢?”鼬伸出手指,十个黑到发亮的指甲全都露了出来,拍拍佐助的肩膀,“这几年我赚的钱都在这里,我可以做到的事,你要不要尝试超越我?你以前不是很渴望得到我的认同吗?”


 


钱和认同,每个男人的致命诱惑。


“我还要考虑一下。”佐助老实说,光涂黑指甲油他就有点想象不能。


“你要同意我们晚上就走,父亲肯定不会允许你跟着我去卖指甲油的。”


 


佐助也算了解了鼬离开的真相。他与鼬谈了大半夜,第一次知道哥哥内心深处许多不为人知的想法,差点就忘了还要去找鸣人。


 


鸣人家黑漆漆的,他两下从外面的篱笆墙上翻了进去,有条狗就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大概吃撑了,呼哧呼哧直喘气。


佐助来到鸣人屋子的窗外,不确定鸣人是不是还等着他,他敲了敲窗户,鸣人立刻披了衣服从里面把窗户打开,佐助一脚踏上窗台,利索的翻身进屋。鸣人直接来了个热情的熊抱,玖辛奈和水门都睡下了,他们只能压低声音交流。


 


佐助把鼬卖指甲油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他很犹豫,快要考大学了,如果跟了鼬去,村长父亲他们的期待都要白费,如果不跟鼬去,又不知道往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好事,仿佛只要点头了,马上就会有一大笔钱掉落下来。


 


许多年以后,每当佐助想起这时的选择,他都会庆幸他在毫无头绪下对媳妇的坦诚。


鸣人说,你只要想想自己更喜欢干啥就行了,我就更喜欢当村长种田。


佐助想了,那我到底是喜欢卖指甲油还是念书呢?


 


鸣人拍了拍床,佐助听话的躺下来,与他四目相对,即使没开灯,鸣人的眼睛也一样晶亮,佐助亲了亲他的眼睛,鸣人也学样亲了亲他的,嘴唇与嘴唇缓缓贴在一起。




 爱我你就舔舔我




佐助快天亮的时候到家,鼬正在收拾行李,他回来只想尽一点力,并不是非要强迫家里人接受他的观点。


“没想到一段时间没见,我家蠢弟弟学会夜不归宿了。”鼬调笑佐助,看得出来,他也整夜没睡,“你和谁家姑娘偷偷摸摸的?别忘了父亲教育过我们要负责任……”


“我知道。”佐助打断他,静静的看鼬收拾行李,“哥,我不跟你走了。”


 


“已经决定好了吗?”鼬笑笑,佐助以前很听他的话,现在也终于有了自己的想法。


“我会念完书,上大学。毕业了会在外面闯几年,我也想挣很多钱。”


“然后呢?”鼬问,“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


佐助下定决心说:“我会回来,我的家、我的责任在这里。”


 


鼬把最后一样东西收拾好,戴上一顶搞笑的斗笠,前面挂了两片布,挡雨遮阳冬暖夏凉,他拎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下,走出了一成不变的宇智波宅。佐助站在门口,就像曾经的他看着隔壁的带土离家时一样,但佐助并不是他,佐助也不会羡慕他。


 


鼬朝佐助挥了挥手:“家里拜托你了,我的钱父亲不肯收,你留着应急吧。”


“哥。”佐助追着他往前走了一步,“你是真的喜欢卖指甲油吗?”


鼬停下站了片刻,又继续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是啊,不然你以为呢?”


 


富岳又气了一场,心似乎没有以前那么挖凉挖凉的了,还好佐助没跟鼬走。佐助一声不吭帮美琴干活,要过年了,家里的事情族里的事情总是特别多,很多本该由鼬出面的事,全都交给了他,父亲心情不太好,晚上拉着他长嘘短叹,又与他讲了不少宇智波的历史和骄傲,佐助渐渐也有些懂父亲的固执与刻板了,只是分身乏术,就连见鸣人,也只能在去村长家拜年的时候匆匆一瞥。鸣人有些咳嗽,脸和鼻头冻得红彤彤的,光没心没肺的笑着,为此挨了玖辛奈不少爆栗。佐助猜他每个晚上都披着外套坐在窗口等。


 


过完年,佐助就又要回去县城念书。琐事都忙完了,他和鸣人磕头成亲的那片油菜花田已连成了黄黄绿绿的一片,一眼看去,望不到头。


鸣人的脑袋上煞有戒事的蒙了件从玖辛奈那顺出来的红褂子,佐助把他牵到油菜田中间站好。


“现在行了吗?”鸣人规规矩矩的问。


佐助把红褂子摘下来,鸣人非要说得要红色才算数,他只好顺着鸣人再来一次。


 


“还要再磕一次头吗?”


“磕过就好,哪有磕两次的。”玖辛奈的褂子被丢到一边,佐助解下自己的衣服,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垫着,这里平时基本没人来,四周都是油菜花,躺下也看不出来。


 


“真、真的要在这里吗!”鸣人边说话边脱自己的衣服,小腿肚都在发抖,“会不会有虫?”


“你还怕虫?”佐助挑眉,鸣人胆子还是挺肥的,连知了都能放嘴里啃两下。


鸣人也不知道怎么说,耳根红红的:“会不会被人看见?”


佐助与他脸贴着脸,低笑道:“怕什么,咱俩可是磕了头的。”


 


田/////震




尾声


 


宇智波佐助在这一年参加了高考,如愿考上了农业大学。富岳有些不满,按佐助的成绩,其实可以去念文学或者经济。


“父亲怎么知道经济的?”佐助不动声色岔开了话题。


美琴连忙给佐助使眼色,富岳老脸一红,恼羞成怒:“我连自己儿子上大学的事都没权了解吗!”


 


鸣人躲在宇智波家大门外,想想还是没进去,佐助去了村长家,水门和玖辛奈直夸他有出息,佐助只顾找鸣人,玖辛奈却说鸣人不知道跑哪疯去了。佐助只好半夜再去,鸣人没开窗户,佐助就在窗台上放了一簇风干了的油菜花,隔壁邻居家的狗叫了起来,佐助轻轻踹了它一下,受到惊吓的狗立刻趴着不动了。


 


那天清晨,佐助像鼬一样,拿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坚定的离开陈旧的宇智波宅,在村头,他发现了鸣人的身影,鸣人红着眼眶转过身来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熊抱,佐助与他勾了勾手指。


梦想,爱好,责任,家庭,如果鸣人在木叶的话,他可以放心的走,也一定会回来。


 


六年以后,木叶村新上任了村长,其实现在的木叶村通过了许多改革措施,村长没有多少实权了,就是站在风尖浪口上,决定村公厕的手纸能够用几格以及每次如厕需要收取多少费用。但是村长家依旧是很有钱的,村长喜欢种田,会种很多水果,城里很多水果商人来进货,村长一拍大腿这么好的事为啥不自家去卖呢,于是木叶村的整个经济都被热情的水果行业带动得上了一个台阶,就连村里最穷的宇智波一族口袋里都有了一点闲钱,这是多么鼓舞人心的消息啊。


宇智波富岳说,没办法,两个儿子,都要娶媳妇,总不能一辈子打光棍吧,卖村长种的水果好歹比卖指甲油强吧。


富岳的大儿子鼬总算不卖指甲油改卖服装了,每两年才回来一次。


富岳的小儿子佐助大学毕业两年,听说也很久没回来了。


 


对啊,家长里短,儿子们的事情真是操碎了心。


村长家的前任村长波风水门也这么说,从大前年就想给儿子定亲,钱有,最高级的彩礼也有,可是现任村长把有限的精力都投入到无限的种田当中去了,水门愁得头发都要掉几根。前任村长的老婆玖辛奈却从儿子山一样高海一样深的信件里慢慢琢磨出了点不一样的门道。


 


玖辛奈问:“鸣人,后山怎么那么多兔子?”


“佐……我对外说山里有毒蛇,就没有人来打猎了啊,兔子就保住了。”


噫。玖辛奈撇撇嘴,又问:“今年的番茄是不是种太多了?”


“有吗?佐……昨天还有顾客嫌少喊我多种一点呢。”


玖辛奈的牙都酸了,最后问:“佐助怎么一直都不回来啊。”


“佐助在买拖拉机,买到就回来了,还有以前老爹资助他的钱也要还给我们家。”


知道的还真清楚,说的更清楚,玖辛奈默默翻了个白眼:“买拖拉机干嘛?”宇智波不是没有几块地吗。


“呃……娶媳妇用的。”


村长有点不知所措。玖辛奈松了口气,哦,原来佐助这小子终于要讨老婆了啊。


 


这时屋外面突然有一堆不懂事的小姑娘在尖叫:“佐助佐助居然开了两台拖拉机哦哦哦简直帅呆了!!”


村长眼皮一跳,猛地站起来:“诶不是说下个月才能到货的吗怎么现在就到了我还没准备好的说!!”


他打算离老娘远一点,感觉老娘的威力随着时间的变化与日俱增了,会不会把两个成年男人直接揍飞呢?老爹会不会直接暴走呢?但是佐助已经进了村,拖拉机那么快,何况还是两台一起开。


“吊车尾,还要准备什么,不是说好一起种田的吗?”


这一天木叶村的村长,也一样站在风尖浪口上。



评论

热度(280)

  1. DERL- 转载了此文字
  2. badday987 转载了此文字